24.4.12

威权到此为止?--对净选盟2.0的观察和感想

http://www.malaysiasini.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464:-20&catid=43:2011-06-28-04-38-20&Itemid=72

作者:甘德政 周二, 2011年 07月 12日 08:02

    709的净选盟2.0尘埃落定,综观近期各方斗智斗力的博弈过程,看着上万人与警方在市中心进行街头攻防和近身肉搏战,到最后群众的曲终人散,可观察到国内的政治形势是“大局已定”,在家里静观其变的“沉默大多数”已心中有数,威权是否到此为止,下届大选的票箱倒出来后就可知晓。

    国阵威权政体的合法性在这场街头运动中受到很大的冲击。这种情况令人回想到2007年的净选盟1.0和兴权会在几个月后的308政治大海啸所展现出来的威力。国阵当局虽然一反伯拉时代较为“放任”的做法,重拾马哈迪时代的高压作风,但总的来说却是失分多于得分,因为(1)国外的外交压力、(2)威权的弱化和(3)抗争战术的改进,这三项因素都令国阵面对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

一、国外的外交压力

    政治学家蒂利指出,任何“运动”都是“针对目标当局开展群体性的诉求伸张”,他们所准备的常备剧目就是“一连串的诉求表演”。这种“表演”当然不只是做给本国人民看的,最重要的是通过无远弗届的网络力量呈现给全世界。国阵政府越是捉“黄衣”,并以各种手段压制这种号召“改革不公平选举制度”的街头集会,对群众集会习以为常的西方国家就越觉得是不可理喻的荒谬行径;对走过民主化艰辛历程的东南亚邻国印尼、菲律宾和泰国而言也肯定看在眼里不是滋味;更重要的是今年初经历了“阿拉伯之春”的中东各国在独裁者一个个倒下来后,也未必一如既往地对同样是伊斯兰教徒为主的马来西亚抱着“主权至上”和“不干预他国内政”的态度。以卡塔尔为基地的Al-Jazeera电视台对净选盟2.0的多项冲击视觉的报导,很可能会让阿拉伯世界的人民“感同身受”,进而影响全球穆斯林对马来西亚政府的观感。

    另一方面,美国的态度绝对是影响马来西亚政局发展的最重要因素。美国多年来通过民主基金会的各种管道来接触马来西亚的在野党和公民组织早已不是秘密,即使当局指责安华是“外国势力”的代理人,也难以阻挡这些境外组织推动的“自由、民主、人权”理念越来越深入民心的大趋势。

    纳吉在上台后积极拉近与奥巴马政府的关系,以截断安华在华盛顿的影响力和期望美国对马来西亚反对阵营“关紧水龙头”,但这些游说努力从最近的事态演变来看并不太见效。纳吉通过具有以色列背景的公司不惜工本展开公关工作,终于才在2010年4月访美期间成功与奥巴马会面,他回国后立即在乌雪补选中大事宣传与美国总统会面的成果。但2011年5月纳吉率4名内阁部长再度访美,在华盛顿滞留9天期间竟没再见上奥巴马,只是跟美国大学和一些企业签订一些小额合作项目,回国后的访美成果宣传也不如去年那样高调。副首相慕尤丁访美期间不厌其烦地强调要邀请美国和平队(Peace Corps)前来马来西亚教小孩英文,似乎有投奥巴马所好的意图(奥巴马母亲当年就曾参与和平队工作而将奥巴马带到印尼),但最近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却以Fulbright项目替换商谈已久的和平队来教小孩英文,似乎有点掉包和不太卖账的政治意味。

    奥巴马作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谙印尼文/马来文的总统,得益于他在印尼的童年经验。此外奥巴马还有一个来自马来西亚沙巴州背景的妹夫,这些东南亚的渊源使奥巴马更为关注这两个国家的政治发展,也几乎肯定他较为倾向印尼式的民主化进程,不会重演美国在冷战时期基于反共意识形态而支持引人诟病的独裁政权。今年初中东爆发茉莉花革命期间,美国对多年盟友穆巴拉克的态度就让许多曾经亲美的独裁者心寒不已。

    马来西亚的净选盟2.0通过网络把当局的种种镇压手段呈现给全世界后,可以预见的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肯定少不了对马来西亚严厉谴责,更何况净选盟的灵魂人物安美嘉曾从希拉里手中拿过美国国务院的“国际妇女勇气奖”,国阵政府在709后对这些当事人的处置肯定会引起国际的关注。综观美国的种种反应,不得不令人产生一些臆想,基于全球战略利益的考量,美国是否会把筹码押在纳吉身上还是一个未知数。

二、威权的弱化

    总的来说,无论上街头的人数多寡,净选盟2.0已经达成其目的,网络的传播威力使净选盟的诉求以几何式增长的方式扩散到国际社会去。在互联网盛行的年代,当局要制造几十年惯用的白色恐怖招数恐怕再也无法奏效,如事前警方起获的巴冷刀和汽油弹等等,但在民间几乎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准备当执政党的在野联盟会趁乱闹事。在资讯封闭的年代,如1969年、1987年和1998年的那种“怕乱”的社会恐慌,在当今通讯工具发达的年代已不可能重演。

    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当局只能出动统治者这个“绝招”,但反效果可能更为明显。自308政治大海啸以来,在攸关切身利益的考量之下,各州统治者早已统一立场和现政权紧紧抱在一起,从两年前的霹雳州夺权事件中的苏丹表态和净选盟2.0前夕的最高元首和雪州苏丹发布的御词中可以清楚看出他们的政治态度。但是,民联的政治剧本一直以来还是遵循着人类政治学的最基本原理:制造权威来对抗权力,而权威来自于信任和同情。以回教党为骨干的死硬派在霹雳州夺权事件中就不服苏丹的决定而包围皇宫,甚至躺在马路上阻挡苏丹的御驾来进行死谏。

    当内政部长希山慕丁挟着最高元首御词警告上街者就是“违抗皇命”时,7月9日成千上万的马来穆斯林却甘愿冒着这些罪名上街头,根本就是要打击当权者权威的标准动作。如果连回教党和公正党的穆斯林领袖都可以公开高喊把“马来主权”丢进垃圾桶,而准备用“人民主权”和“伊斯兰主权”来取而代之的时候,统治者在308后的几次出面干政遭到的反效果,恰恰是严重削弱了本身威信之举。在伊斯兰沙拉菲思潮(Salafi)席卷阿拉伯世界之际,无论马来西亚的回教党理想中的“伊斯兰国”是朝向“伊朗模式”或者是“土耳其模式”,都是不要封建统治阶级存在的,想想伊朗革命后的巴列维国王和奥斯曼土耳其的末代哈里发的下场就可得知,也很难怪马来西亚的各州统治者那么忧心国际上的政治伊斯兰发展和马来穆斯林的认同板块移动是否会动摇其地位。

    泰国近几年的政局发展也给马来西亚一些启示。2006年泰皇不属意的首相他信被政变推翻后,支持他信的红杉军进入曼谷和打着捍卫泰皇旗号的黄衫军展开连绵的街头斗争,而黄衫军支持的阿比希当上首相却被红杉军认为其合法性不足。虽然泰国人依然很尊重泰皇,但对于皇室属意的阿比希政权却不太卖账,在最近的大选中泰国人还是让他信的妹妹英叻以绝对优势当选,红杉军的势力终于回潮。泰国选举结束后,以泰国人尊敬皇室的程度而言,皇室威望虽然因为干政而有所受损,但皇室制度延续下去还不成问题,但马来西亚人对于皇室的尊敬不能与泰国人相比。马来穆斯林社会最近十几年来的巨大变化,尤其是越来越多的马来青年敢冒着“叛君”的罪名上街头,就可知道统治者的权威已经受到侵蚀和冲击。

    另一方面,国阵动用整个国家机器来对付净选盟的领导人,土权组织以“危险的兴都女人”来形容安美嘉,巫统的党报也不断指责净选盟有“共产党人”和接受国外“基督教团体”的捐献云云。但不管是用“兴都教”、“基督教”还是“共产党”等这些二元对立的攻击性语言,都难以转移净选盟所提出的“干净选举”和“扫除贪腐”诉求的视线,而以“伊斯兰”为号召的回教党人踊跃支持净选盟运动就几乎让这些诉诸种族主义和宗教主义的企图破功。此外,安美嘉以前律师公会主席的身份来领导一个被当局宣布为“非法集会”的活动,其真正用意不是这些法律工作者“知法犯法”,而是他们要以其专业身份来戳破现今不公平司法制度的荒谬,只有通过街头运动的冲击力来解构千疮百孔的威权,颠覆权力的结构,才能让傲慢的权力不再傲慢,让绝对的权力不再绝对。

    当纳吉以首相之尊讲出“不向安美嘉低头”的时候,其实也无形中抬高了对手的分量。把一个手无寸铁的“女流之辈”当成恐怖分子,除了加强安美嘉的“弱者对抗强权的形象”而让她得到民众的同情光环之外,似乎对当权者没有加分作用,反而让民众看到这个貌似强大的政权的虚弱本质。这种虚弱本质在巫青和土权不断在媒体上“大声夹恶”和“喊打喊杀” 之后却在相差悬殊的上街头人数中漏了底、泄了气。世界上所有的当权者在政权面临威胁的时候,除了像新加坡执政党还可以用政绩来抗衡一阵之外,政绩苍白的就几乎只会用“制造恐惧”来抵挡,那就是展示本身还有“发烂渣”和“作恶”的能力,但一经短兵相接之后,毛泽东所说的“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就无所遁形了。

三、抗争战术的改进

    1987年马哈迪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霹雳手段展开“茅草行动”大逮捕,并成功制造社会上的恐怖气氛而达到其打击政敌、巩固本身权位的目的。但现在的当权者要实施同样的招数恐怕没有这样的条件,历史决不可能照回几十年前的剧本重演。资讯工艺和通讯技术的日新月异发展固然是关键,抗争者借鉴外国同行的经验来改进街头抗争战术也是重要因素。在资讯闭塞的年代,执政当局只要控制传统媒体就可轻易达到封锁消息、制造恐慌的目的,而没有现代通讯器材的群众运动领导人很容易被个别逮捕、各个击破,然后只要把这些人丢进甘文丁,群龙无首的抗争运动就会瘫痪。50、60年代曾经搞过如火如荼群众运动的老左,很多在经历当局逮捕、扣留、打压之后,一些人出现“斯德哥尔摩症状”而转向依附曾经迫害他们的当权者;另一些人则产生犬儒心态、对政治完全绝望而跑去从商或其它行业,不再过问政治;更有一些人在久经监禁之后精神接近崩溃,被放出来后和社会格格不入而最终走上绝路。

    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当局要制造“白色恐怖”的招数几乎都被破解,因为外国抗争者同行曾经面对的是更为凶残的独裁政权,如台湾解严前的国民党政权、马可斯时代的菲律宾、光州惨案时期的韩国全斗焕政权和苏哈多时代的印尼,但都先后倒在人民力量的汪洋大海之中而步上民主化的道路。对于这些身经百战、看惯大场面和“大蛇屙尿”的国外“街头战士”而言,马来西亚的国阵威权政府不过是小菜一碟。冷战时期反共高手邓普勒将军训练出来的内政部系统,尽管以前用来打击政敌的招数很管用,但现今用来对付已经进步神速的抗争者肯定吃力得很。以往的示威都是要求参与者穿便服,以方便分逃,但现在的示威者都穿上统一颜色的衣服,以制造集体意识,同时潜议程就是要方便警察捉人,因为捉多了就会“习惯”,大家也越来越不怕,警察内部也有些人整天受这些被捉者的“控诉当权者贪腐”和“秉持理想上街抗争”之类的口供而起了思想变化,甚至觉得政府不如让这些人合法和平地展开示威,总好过叫那么多警察忙忙碌碌来监视这些示威者,在外面又要承受被人指责为当权者帮凶的压力。即使各地警察局大事扩充扣留所以容纳更多被捉的人,也很难阻止这些负面情绪蔓延到一般的下层警员。

    此外,在没有现代通讯技术的年代,示威者往往被镇暴队和水炮车一冲就散,被打散了就很难聚集在特定地点,但现在这些街头运动的操盘手在现代的通讯技术的帮助下如虎添翼,他们随时随地可以上网了解战场的全盘情况,即使第一线领袖被捉依然可以化整为零、迅速转移阵地,被冲散了可以立即以手机联络重新组织,第二线被捉了还有第三线、第四线的补上去,反正人很多,捉不胜捉。这些年来他们培养出来的“战地指挥官”在指挥群众的行进路线时也越来越纯熟,尽量维持队伍秩序以免被对手指责为“乱党”,同时也时时盯紧周围局势的变化和寻求突破军警防线的契机。净选盟2.0的重点不再是原先预定的默迪卡体育场,而是转移到警方防守相对薄弱的富都车站到马来亚银行一带的较空旷之处,并营造出“人多势众”的气势,其战略目的已基本达成。较后镇暴队动用催泪弹和水炮车强行驱散这股人群,殃及附近的同善医院,很明显是无可挽救的败笔。在这场冲突中丧命的马来支持者成了“烈士”,更加深了群众对当局的愤慨,这使到任何想以种族论述来套给净选盟2.0的企图都无法奏效。
    将街头抗争“国际化”,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几十年来都是抗争者的一贯策略,只是过去的通讯技术落后导致效果大打折扣,国家镇压机器依然可以把这些人压制下去;但现在的通讯技术太发达,任何风吹草动都会第一时间上载到网络,大量的军警镇压画面涌现在网络世界里,导致当局的镇压机器往往绑手绑脚、投鼠忌器。既得利益者的一贯策略莫过于“种族化”或者是“宗教化”,但抗争者还是照样用“国际化”克制即可。抬出“捍卫族群权益”、“防止我族分裂”、“警惕外国异教徒干涉”之类的“伪民族主义”论调不但没有达到以前1969年和1987年的效果,反而沦为网络上的笑话材料,也会成为国际社会谴责和施压的对象。之前搞得沸沸扬扬的“圣经马来文版是否可用阿拉事件”和“基督国事件”已经让国阵政府焦头烂额,纳吉最近宣布要与梵蒂冈教皇商谈建交事宜看来有与基督教世界修好的意图,就如其父在70年代与共产中国建交以一举降伏国内左派的做法如出一辙,但是这种事后“补锅”的动作在事情搞大之后是否有效尚存很大的疑问。
    后马哈迪的威权弱化年代,国家的镇压机器越显失灵,政治部尽管也有继续搞渗透,以破坏抗争者的意图,但现今的抗争者在国外同行的支援下竟然也具备了“反渗透”的能力。这几年来马来西亚的海陆空三军都很异常地爆出国人眼中认为荒谬的贪污案,包括空军的战机引擎被盗运事件、海军的潜艇回扣贪污案和无法下水的笑话、陆军的各种军火舞弊和神秘离奇的C4炸尸案件等等。在野党一再强调这一连串的案件,也威胁到前国防部长在军中的威信。在野党一再借用外来的“讯息合作”,将这些事件发掘,是要惊醒原本就是国家专业军人的军队成员,使他们对当权者失去信心。改革邮寄选票制度是净选盟的重要诉求,因为国阵的基本票在一定程度上都是被“分配”到不同选区的军人票,而军人在投票时的保密程度较差,因此绝大多数都是选国阵。许多国阵候选人在选区频临落败时,往往靠军人票来反败为胜。但军人票若反对国阵,则国阵败局机会更大。也有人担心“不甘心失去政权者会发动军事政变”而作好最坏打算,随着军警高层涉及贪腐案件逐一曝光后,没有得到好处的军警基层士气动摇,发生政变的可能性也大大降低。

结语:修复威权已近乎不可能

    709净选盟2.0的同一天,世界各地的马来西亚人也同时对所在国的马来西亚政府驻外机构进行示威。澳洲墨尔本的马来西亚人甚至还戴上安美嘉的面具,高喊“我们都是安美嘉!”的口号。这令人想起V for Vandetta电影中的最后一幕,那就是忍无可忍的人民在克服内心的恐惧后,在同一的时间内戴上被当权者指为恐怖分子V怪客的面具走上街头,然后成千上万的人潮一波接一波地突破目瞪口呆的军警的防线,脆弱的强权最终垮台。埃及的穆巴拉克在每届选举中都以90%以上的选票当选总统,但其30多年的权位在民众涌上街头后依然保不住,因为从卫星看下去可以精确统计走上街头的人数,竟然已经远远超越虚假的选票,这也许是埃及军方最后关头拒绝服从穆巴拉克的镇压命令和美国政府决定放弃他的原因。

    在马来西亚,虽然这一届的政府还有一年多的时间才任期届满,这段时期足以产生任何变数,但国阵政府的合法性在接连的街头抗争运动的冲击下受到严峻挑战乃是不争的事实,要扭转形势进而翻盘绝非易事。总之,种种征兆已经显示威权似乎到此为止,修复威权已近乎不可能的任务,“国际化”是现今克制“种族化/宗教化”的利器,白色恐怖的历史也不可能重演,因为整个世界的游戏规则已经改变。

2 comments:

IBU RISKA said...

Saya sangat bersyukur atas rahmat yg diberikan kepada saya dibulan ini karna alhamdulillah melalui MBAH RAWAIRE saya sekaran sudah bisa sukses atas nomor yg diberikan kepada saya dan saya yg dulunya cuma seorang TKW dari singapur yg gajinya tidak pernah mencukupi kebutuhan keluarga saya dikampun dan alhamdulillah berkat bantuan MBAH RAWAIRE kini saya sudah bisa pulang kampun,saya bersama keluarga dikampun sudah punya usaha sendiri dan saya tidak pernah menyanka kalau saya bisah seperti ini,jika anda ingin seperti saya silahkan hubungi MBAH RAWAIRE di nomor 085-316-106-111...karna alhamdulillah saya menan nomor togel dari MBAH dan kalau uang indonesia 750 juta,,ini bukan rekayasa dari saya dari IBU RISKA.untuk lebih lenkapnya silahkan buka SITUS MBAH RAWAIRE












Saya sangat bersyukur atas rahmat yg diberikan kepada saya dibulan ini karna alhamdulillah melalui MBAH RAWAIRE saya sekaran sudah bisa sukses atas nomor yg diberikan kepada saya dan saya yg dulunya cuma seorang TKW dari singapur yg gajinya tidak pernah mencukupi kebutuhan keluarga saya dikampun dan alhamdulillah berkat bantuan MBAH RAWAIRE kini saya sudah bisa pulang kampun,saya bersama keluarga dikampun sudah punya usaha sendiri dan saya tidak pernah menyanka kalau saya bisah seperti ini,jika anda ingin seperti saya silahkan hubungi MBAH RAWAIRE di nomor 085-316-106-111...karna alhamdulillah saya menan nomor togel dari MBAH dan kalau uang indonesia 750 juta,,ini bukan rekayasa dari saya dari IBU RISKA.untuk lebih lenkapnya silahkan buka SITUS MBAH RAWAIRE

pak slemett said...

saya PAK SLEMET posisi sekarang di malaysia
bekerja sebagai BURU BANGUNAN gaji tidak seberapa
setiap gajian selalu mengirimkan orang tua
sebenarnya pengen pulang tapi gak punya uang
sempat saya putus asah dan secara kebetulan
saya buka FB ada seseorng berkomentar
tentang AKI NAWE katanya perna di bantu
melalui jalan togel saya coba2 menghubungi
karna di malaysia ada pemasangan
jadi saya memberanikan diri karna sudah bingun
saya minta angka sama AKI NAWE
angka yang di berikan 6D TOTO tembus 100%
terima kasih banyak AKI
kemarin saya bingun syukur sekarang sudah senang
rencana bulan depan mau pulang untuk buka usaha
bagi penggemar togel ingin merasakan kemenangan
terutama yang punya masalah hutang lama belum lunas
jangan putus asah HUBUNGI AKI NAWE 085-218-379-259
tak ada salahnya anda coba
karna prediksi AKI tidak perna meleset
saya jamin AKI NAWE tidak akan mengecewakan










saya PAK SLEMET posisi sekarang di malaysia
bekerja sebagai BURU BANGUNAN gaji tidak seberapa
setiap gajian selalu mengirimkan orang tua
sebenarnya pengen pulang tapi gak punya uang
sempat saya putus asah dan secara kebetulan
saya buka FB ada seseorng berkomentar
tentang AKI NAWE katanya perna di bantu
melalui jalan togel saya coba2 menghubungi
karna di malaysia ada pemasangan
jadi saya memberanikan diri karna sudah bingun
saya minta angka sama AKI NAWE
angka yang di berikan 6D TOTO tembus 100%
terima kasih banyak AKI
kemarin saya bingun syukur sekarang sudah senang
rencana bulan depan mau pulang untuk buka usaha
bagi penggemar togel ingin merasakan kemenangan
terutama yang punya masalah hutang lama belum lunas
jangan putus asah HUBUNGI AKI NAWE 085-218-379-259
tak ada salahnya anda coba
karna prediksi AKI tidak perna meleset
saya jamin AKI NAWE tidak akan mengecewa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