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0

政治就是分猪肉


七个人一起生活,每天杀一只猪来吃。他们试验了几个方法来分配:

第一种方法:大家选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大主持分猪肉。开始时老大还能公平分配,但时间一长就有了私心,分给自己越来越多,其他人开始不爽。最后为了争夺分猪肉的特权而不择手段,风气越来越坏。

第二种方法:大家轮流分配,每人分一天。人人有私心,每个人分配时肯定给自己多一点,结果每个人一周之中只有一天吃得饱,其余六天要挨饿。这种方法表面看似公平,其实加剧了不满,也行不通。

第三种方法:选出分猪肉委员会,其余的人负责监督。每一次委员会分配后,要经过监督者审核,大多数通过后才能开饭,不然就重新分过。公平是做到了,但分到来猪肉都凉了,效率低下。

第四种方法:以第二种方法做些改进。大家轮值分配,七盘猪肉放在桌上先让别人拿,分配的人最后一个领肉。结果每盘的分量都是一样多,因为分配的人心里明白,如果每盘猪肉的份量都不同,他肯定会拿到最少的那份。

上述故事不是单纯的吃饭问题。依照中华民族的观念,吃饭就是政治,是头等大事。我们的老祖宗久经战乱和颠沛流离,忧患意识特重,整天担心没饭吃,所以见面第一句话往往就问:“吃饱了没?”。

吃饭要靠工具,古代人就弄出了“鼎”。鼎,现代人叫火锅,英文叫steamboat。抢人家的饭碗,文雅一点说法就是“问鼎”。当然,这个鼎不是简单的一个火锅,谁掌握了鼎,等于掌握了食物的分配权,也就掌握了权力。楚王率兵至京师,问周天子“鼎之轻重”,其实就是打皇位的主意。

在餐桌上讨论国家大事是历史传统。周朝就开始搞“乡饮酒礼”,每几年办一次,在吃饭当中解决问题。政治既然等于吃饭,那会不会吃,懂不懂吃,就关系到会不会做人,会不会做官,甚至能不能得天下。难怪本地的江湖兄弟喜欢摆肉骨茶宴来解决恩怨,连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学到这个古老的东方智慧,把闹翻的黑人教授和白人警官请到白宫来喝啤酒,一笑泯恩仇。

中国历代政权都极为重视吃饭问题,内阁首长叫“宰相”,“宰”就是在祭祀仪式上主持分肉的人。古代祭祀活动后,拜神的肉当然不会被神吃掉,而是要分给大家吃。这项工作不好做,分不均就有怨言,因为这牵涉到严肃的政治尊严和面子的问题。如果一律平分,资深位重的自然不服;如果资浅位卑的一点也分不到,也会出乱子。

谁能把这种容易得罪人的工作干好,自然在政治上如鱼得水。西汉开国元勋陈平(不是马共的陈平)据说在年少时擅长主持祭祀的分肉仪式,史书说他“分肉食甚均”,获得乡亲父老们的赞赏。后来他果然当上一代贤相。

政治就是分配资源的游戏,不管是分蛋糕、分钱、分赃、分工程,要如何分到大家都不吵、都很满意,真的很不容易。这种全方位的综合考量能力,分配的资源要反映实力,以达致博弈论里的均衡(equilibrium),必须要有政治智慧,有些人天生就有慧根,有些人怎么学都不会。

最近有政党换领导人了,听说内阁也要重组了。这些重新分猪肉的问题,考验着当权者的政治智慧,否则其领导能力和合法性会受到质疑。

星洲日报/言路‧2010.04.02

11 comments:

孤傲的王子 said...

政治我是不懂啦,但是那碟猪肉肯定很好吃哦!!哈哈。。。

吴启聪 said...

此言差矣,不是每个人都有得分猪肉,也不是每个人都为了分猪肉而做事。

Eng Pak said...

楼上那拔牙佬很伟大、很单纯,也很白痴!

伟大在于他不是为了分猪肉而办事;
单纯在不懂得逻辑思考;
白痴在他肯吃亏。(不过,可能是他目光远大,区区猪肉不在他眼里)

Ah Kam said...

有个我认识的马华中委候选人讲,如果他中选的话会请我吃烧猪仔,可惜他落选了,所以才有感而发,随便写了猪肉文章,骗些稿费去买烧猪肉吃。

桐少 said...

马华共有一百万的党员,官职这是那个几百个而已,所以猪肉是不够分得,分不到下面在上面就用完了。

Victor Gu 胡渐彪 said...

由这篇文章可以开发很有深度的猪肉政治学研究。我想到两个:

1. ‘谁有资格接收猪肉’的决定权。是不是只要是元老就有得分?是不是‘非自己人’,就没有资格接收?掌握‘决定接受猪肉的资格’,可以造成很大的结果差别。建议博主开发论文研究:‘切猪肉者’或者是‘猪肉接受权的决定者’,谁更有政治权利。

2.界定‘什么可以拿来分’的权力。猪头可不可以分?猪尾巴猪脚可不可以不分,留在神坛?水果应不应该也被分?如果同时掌握了供品界定权,分猪肉的人,他的政治影响力可以因此而大增。建议博主研究:分猪肉的人,应否同时掌握供品界定权。

应该还有其他的...

落花先生 said...

这篇文章,很不HALAL

Ah Kam said...

渐彪:根据我党前总会长推荐的《潜规则》的讲法,要决定“谁有资格接受猪肉”,就必须靠刀枪去抢夺“切猪肉者”的地位,真的是“枪杆子出政权”,这是千古不变的硬道理。现代的政党政治,当然不能动刀子劈人,看的就是“谁手上有票”,有票就是硬道理,这是权力运作的真理。

有些人喜欢猪头,有些人喜欢猪脚,有些人要猪尾,所以这很考分猪肉的人的功夫,要分到大家都happy,很不容易。陈平当年分猪肉,当然要根据Protocol来分,位高权重的分多一点,分到的部位也好一点;位低卑贱的分少一点,分到差一点的部位。结果分到大家都没意见。现代政治的猪肉分很多形式,有看得到的(Tangible),也有看不到的(Intangible)。怎样分,如何分,按照什么原则分,还是要看人的功力。

Ah Kam said...

落花先生:哈哈,猪肉只是一个政治符号,换成鸡肉、羊肉、牛肉都是一样的。我很欣赏旅游部长推荐的清真肉骨茶,不halal也变halal了,有空应该和穆斯林朋友一起去吃。

思想决定未来 said...

阿甘兄

我非常开心看见现在的政冶还能分猪肉。你一定对历史非常了解,你看看在朝代世袭制时,那会分猪肉,在改朝换代之时,没登上皇位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苟富贵,勿相忘。
但一旦登上皇位时,便大开杀戒,猪肉只能分给自家孩子,哪轮到别人分。

因此对比起来,还是现在的分猪肉较民主啊。

Ah Kam said...

Lily:

民主是个好东西啊。

封建时代要抢“分猪肉权”,靠的是刀枪子弹,讲的是谁的拳头大,谁的实力强。

现代民主选举,同样都是要抢“分猪肉权”,但选票已经取代刀枪子弹,改朝换代就不用杀到血流成河了,真的是功德无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