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0.09

威权有可能修复


国阵在峇眼槟榔补选大胜,终结了民联308后在半岛的七连胜纪录。成绩显示,即使在马华和国大党陷入内部纷争的情况下,巫统不但守住马来乡区票仓,也让华裔及印裔回流国阵。

这样令人鼓舞的成绩,巫统高层领袖肯定会将之归功于本身亲自出马争取各族选民,甚至连最“反”的华裔和印裔选票也成功收复,不必依靠积弱的马华和国大党去拉华印票源。至此,巫统内部鹰派分子要收回国阵成员党的马来人占多数选区的叫嚣声,肯定有增无减。

52年前,联盟三党-巫统、马华和国大党,配合全球风起云涌的民族主义浪潮,以争取独立的“默迪卡精神”赢得广大民意,令联盟挟着强大的正当性上台执政。但是,崛起的正当性,无法永葆当年的热情,当下的马来西亚,公共体系效率低下,贪污腐败盛行,种族政治猖獗,使到威权政体面对执政正当性的快速流失。308政治大海啸后的政治板块移动,使到民众看到政权轮替的曙光,也让从未失去政权的执政党感受到巨大的威胁。

峇眼槟榔一役,让首相纳吉看到修复威权的可能性。如果纳吉将峇眼槟榔的胜选模式复制到全国其他地区,先稳住马来基本盘,再收编印度选民,最后削平华人的造反意识,国阵的威权就有回光返照的机会,民联的308成果可能就只是昙花一现。

究竟是威权还是民主比较有利于经济发展?这一直是政治学的热门研究议题。台湾和韩国都曾在威权统治之下取得快速经济成长,反观民主化后的菲律宾则一直陷入政治混乱、经济空转的困境。过去20年台湾的民主化进程迅速,也实现了两次的政权轮替,但对照中国持续的高速经济成长,不少台湾民众却认为威权比民主好,甚至产生怀念蒋氏父子统治年代的“威权乡愁”奇特现象。

在阿都拉“无为而治”时期,民间也出现“怀念马哈迪强势领导”的现象。90年代马哈迪就以“文化霸权”策略,配合政治稳定、经济一片大好的形势,一举将两线制扼杀于幼苗之中,创下国阵的辉煌年代,反对党几乎被压制得抬不起头。纳吉目前的套路,隐隐约约有马哈迪的影子,这也是民联最担心的“马哈迪主义”会以另一种形式复活。

几年前,林吉祥的前政治秘书丘光耀在其著作《超越教条与务实》一针见血地指出行动党在90年代被重挫的原因:“林吉祥的用兵战略和战术,一直忽略组织的自强,过于依赖敌人的犯错,一旦敌人不再犯错,那么行动党必败无疑。” 这套论述,也可用在当今的民联。

峇眼槟榔补选,暴露了民联内部的隐忧,也揭示了民联一直过于依赖国阵犯错来取分,本身提不出具有说服力的替代执政纲领,让人民对民联执政中央的信心不足。峇眼槟榔华印裔选票回流国阵,已经给民联一个响亮的警钟。

1995年大选行动党惨败后,该党领袖陈胜尧在马大的一场研讨会上,怪责选民没有共患难精神,日子好了就抛弃行动党;日子糟了,才想起行动党。目前在纳吉积极修复威权的情况下,如果民联不想重蹈过去的覆辙,就必须摒弃“比烂心态”,将民联执政州属管理好,并提出具体的执政纲领,否则陈胜尧式的“缺乏自省”言论,还会再下一届大选后重现。

星洲日报/言路‧2009.10.15

2 comments:

朝廷关聊 said...

参与数天补选工作,不断与选民接触,问了不少过百名选民一些问题,在华裔方面,我总是觉得当地选民对政治文化有所不同.

国阵大胜,不代表其他地方会继续领先.最主要还是要看国阵下来的表现.

Fairnation said...

怎么感觉你在为威权背书? 台湾和韩国都曾在威权统治之下取得快速经济成长,反观民主化后的菲律宾则一直陷入政治混乱、经济空转的困境?

台湾和韩国当时的经济成长是不关威权统治, 而是"从没有或贫乏到有"的过程而造就的成长。 威权统治可以取得快速经济成长是项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