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08

让“看不见的手”决定物价

(2008年6月6日刊于星洲日报言论版)



最近油价、粮价、水电费的连续性上涨引起社会普罗大眾的极度关注,这些和民生息息相关的物品价格之所以会飆升,与政府逐步取消物价津贴的经济政策有关。政府控制物价究竟是好是坏?外国的经济学家有不同的看法。

根据美国经济学家Henry Hazlitt在其著作《一课经济学》中的说法,政府若企图通过制定政策的手段,限定某些统製品的价格於市场价位,將会带来两个后果:

一、这些统製品的需求会增加,由於价格便宜,人们一方面会想买更多,另一方面也有能力买更多;二、这些统制品的供给会被减低,由於人们购买更多,货品在超市陈列架上被买走的速度加快,但厂家不太愿意继续生產那种商品,因为获利低甚至还要倒贴成本。

物价管制经常可在短时期內收到效果,尤其是战爭或动乱的年代,但在歌舞昇平的时代,物价管制的实施时间越长,困难度越高。当政府以人为的力量强制压低价格时,需求將长期超越供给。民眾虽然拥有字面上的过剩购买力,但却买不到这些物品时,黑市就会崛起。欧美国家的官僚在二战结束后的年代曾犯下这种错误,造成黑市不断成长壮大,破坏法律认可的价格管制市场,而政府取缔黑市不力也会导致政府领导人的威信严重受挫。

另一方面,物价管制也会干扰到市场经济的正常运作,许多歷史悠久且商誉良好的大公司在生產这些被价格管制的物品时,被逼投入更多的投资以应付高涨的成本,直接削弱了他们的获利能力。这种政策的结果极可能导致获利能力差的公司被淘汰出局,连带的效应会导致若干商品的產量减少,失业率升高、生活水准下降、犯罪率上升等后遗症就会接踵而来,因此政府不能不考虑管制物价措施的严重后果。

物价上涨的原因有两个,那就是產品匱乏和货幣过剩。目前面对的问题就是全球性的石油和粮食供应跟不上庞大的需求,而经济学家大都认为制定法定价格没办法解决这些问题。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民眾其实具有消费者和生產者的双重身份,但大部份民眾只想到身为消费者的短期利益,却忘掉他们身为生產者(打工的產出)的利益。身为打工人士,也就是作为生產者时,民眾希望物价上涨,因为他本身的服务和生產出来的產品能卖到好价钱;但身为消费者时,民眾却希望压低物价,因为他们希望能付较低的价钱去买別人的服务和產品。

总之,民眾对物价上涨有矛盾的心情,一方面因为本身的服务和產品因价格上涨而受益,另一方面因为身为消费者而受益於价格管制。绝大多数人都在自欺欺人,因为利用政治力量来操纵物价,所失至少与所得一样多。要管制物价,免不了要抑制和干扰就业与生產,造成的损失会远大於获得的利益。

既然我们已经进入全球化时代,我国的经济体系要和世界接轨,免不了要开始学习承受物价自由浮动的短暂痛楚过程。唯有让民眾適应了这些巨变,对政府的依赖心態才会逐渐消除。让亚当史密斯在《国富论》中所说的“看不见的手”去决定物品价格,我国的自由经济市场才会更成熟稳健,自由竞爭的机制和环境才有形成的条件,长远来说对我国还是有利的。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让看不见的手决定物价〉读后感

甘德政在〈让看不见的手决定物价〉一文中,用Henry Hazlitt的见解来解释现今的油价上涨问题。虽然笔者个人赞同Hazlitt一派所持的自由市场的理念,但是在现今状况之下却不適用。

虽然石油价格低於正常市价,但是民间始终没有出现供应短缺的问题。这是由於政府的津贴,使得供应商仍然愿意提供商品。在这样的状况之下,以及供应的充足,民间不但没有要大排长龙购买汽油的现象,也没有黑市的產生。

此外,有关一些公司被淘汰出局以及相关的现象並没有出现。虽然现今生活水准的下降以及犯罪率的上升存在於大马社会,但这都並非因为石油价格压制所导致的。

另一方面,甘德政指出一般人都身兼生產者与消费者的身份,石油价格的上涨也能让人们从中获利。可是现今个人所得的上涨幅度大大落后於物价上涨的幅度,並且石油价格的上涨也导致生產成本的提高,都使得人们的获利减少了。此外,至今的石油与食品价格上涨的原因很多,並非只是需求与供应的不对等而已。制定价格上限的確无法解决当今的问题,但是完全自由浮动也未必能够解决问题。

石油价格上涨是大势所趋,但是问题在於其背后所牵扯的问题。首先是大马至今为止都没有应付油价上涨所需的相对措施,例如完善的公共交通系统与城市规划以及新能源开发与运用等。如果有较为妥善的准备,大马社会所承受的衝击也將相对减少。

台湾最近石油价格也上涨,可是由於交通系统的完善等因素,因此民间能够很快地適应。虽然民间对此仍然有不少怨言,但是一般人都能够很快地改变生活方式来应付新油价,使得生活並没有因为油价而有太大的变化。反观大马因为缺乏替代方案,一般人除了开车上班之外並没有其他选择。因此油价一涨,许多人就无法忍受。

更可怕的是接踵而来的事。现今国內石油价格上涨,必然导致个人所能够自由支配的金钱额度减少,进而导致生活品质的下降。一些商家也有可能因为成本提高而导致亏损,进而关闭以及导致失业人口增加。这样一来,犯罪率的提高也距离不远了。这些现象不但可能使社会不安,也可能进一步导致人民走上街头示威,进而导致政治动盪。这些因应油价而出现的社会成本,大马社会能够承担吗?

星洲日报/言路‧作者:庄仁杰
2008.06.08

莊仁傑 said...

嗯嗯....

原文的話請看這裡
http://www.wretch.cc/blog/renjie72783/847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