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08

别让石油诅咒我们

(2008年6月14日刊于星洲日报言论版)


我国最近因油价而闹得沸沸扬扬,很多经济学家对于政府减少汽油津贴没有太大异议,他们认为津贴是一种“会让人上瘾的鸦片”,尽早让油价自由浮动能减缓日后油源枯竭时所带来的巨大冲击,并迫使人民节省能源及调整生活方式,从环保和永续经营的角度而言是利多于弊。大家争论的焦点反而集中在如何分配和使用国家石油公司的庞大收益。

国民在热烈讨论汽油涨价课题的同时,是否深思我国是否已被石油诅咒了?经济学家常说的“石油的诅咒”,是指一些国家在发现石油后,国家发展反而倒退的现象。根据牛津大学针对非洲国家的调查,拥有石油的国家发生内战的几率达25%,反观无石油的国家只有1%。很多实例也显示,天然资源匮乏的国家治理和体制往往比天然资源丰富的国家来的更好。

大部分产油国都面对民主化进程迟滞、民生凋零、贪污腐败等严峻问题。因为:( 1)当政府收入不再依靠国民的纳税时,官员们对国民的责任感就会淡薄直至荡然无存,放弃制度创新的努力,致使法制不健全、行政效率低下,引发社会动荡不安;(2)国家通过出卖石油获取的大量美元会导致通货膨胀,压低外币汇率,进口变得便宜并大量增加,国内工农业部门则受到挤压,失业率上升,国民经济的抗风险能力明显降低;(3)油价高涨年代获得的巨额财政盈余会鼓励政府不惜大借外债,或展开好大喜功的白象工程项目;而油价一旦回落,国家马上就陷入了财政危机。

尼日利亚很明显地被石油诅咒,它目前是非洲第一大产油国,世界第六大原油出口国。过去35年,“黑金”为尼日利亚带来超过4500亿美元的收入,但它是世界第26位的最贫穷国,失业率高达50%,60%的人口每日生活费不足1美元。反之,石油被大企业垄断,统治者靠油钱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内战频仍、种族冲突不断、贫富悬殊等等乱象,似乎就是大部分非洲产油国的悲惨宿命。尼日利亚女财政部长内达迪感叹地说:"石油让我们变懒了,以前我们必须发挥聪明才智,现在年轻人不再这么做,他们堕落了。"

前委内瑞拉石油部长Perez Alfonzo似乎对“石油的诅咒”有先见之明,他在1970年就作出这样的预测:“我们将因石油而倾家荡产”。他还给石油取了一个难听的外号:恶魔的粪便。当时委内瑞拉正因发现石油而突然暴富,这种奇怪言论当然会被人非议。现在委国的收入80%以上要靠石油,其他的工商业极度萎缩,军政府依然独裁,民主空间被压迫等等,似乎印证了Perez的说法。

我国得天独厚,在开发石油工业以前已经拥有锡矿、油棕等丰富资源,尚不至于像非洲穷国那样,犹如穷光蛋在一夜暴富之后却不懂如何管理这些财富。但目前我国政府收入的油钱所占比例日益扩大,在极度依赖石油收入的情况下,以上“石油的诅咒”种种迹象似乎已经浮现,只要一个不小心,我国极可能会步上这些国家的后尘。

惟有通过加强政府内部的反贪腐机制、改善工程项目的透明度、调整国内产业结构、朝向多元化发展等措施,才能在最大程度上将石油的诅咒化为向前迈进的祝福。

4 comments:

eSpeeD said...

不愿面对的真相。。

Anonymous said...

我们不只被石油诅咒,我们也被污桶霸权诅咒。我们的石油钱很多都掉进它们朋党的口袋,大部分人民还是很痛苦。干掉污桶!

HoeHark said...

讓人看了“杜懶”的談話!

應酬津貼僅是減10%,內政部副部長曹智雄就說要綁肚子了!而且還作可憐樣的不怕人“杜懶”。其實人民早就綁得沒得再綁了!

大家看了此則新聞後都覺得太好笑了,因為大家都認為,就算沒有津貼拿也都要當部長,也有人說,就算不要薪水也都非當部長不可。你們懂這是什么道理嗎?

我僅知道汽油漲價人民才是受害者,所以請部長們以後說話要有點智慧啦。

在首相宣佈後,我們才知道原來僅是減少各部長10%的應酬費,再限制旅遊地點,就可為我國一年省回了20億令吉!大家才如夢初醒,原來國家的血汗錢及不曾公佈的國油錢就是如此被花光的!

Anonymous said...

沙巴汉造反!倒掉巫统!我们人民要拿回属于我们的石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