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08

谁说916不可能


寄居论风波越演越烈,阿末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各大朝野华基政党纷纷痛打落水狗。挟着补选大胜余威的安华,反而在这个火红课题上保持低调,静得可怕。

在各国阵成员党闹得不亦乐乎之际,安华也许就像冷静的苍狼那样,站在战略制高点上看着乱成一团的对手冷笑。他不需要跟风去呛声,他也不稀罕逞一时口舌之利去争短期政治宣传效果。他秉持着政治恩师马哈迪的“要么不做,要么做绝”的作风,一出手就要图谋整个江山,并彻底把对手整个埋葬掉,根本没必要在阿末这种小人物身上浪费时间。

916变天的论述,是安华从政以来的巅峰之作。《孙子兵法》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三十六计》云“虚者虚之,疑中生疑;刚柔之际,奇而复奇。”安华把这些谋略精髓发挥得淋漓尽致,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916,弄得国阵人心惶惶、阵脚大乱。首相和副首相不断重申916不会变天,随后又举办国阵后座议员出国考察,种种迹象可看出国阵领袖已经慌张。

从结构主义的角度来看,916是一个政治符号。人类所创造的语言、文字、图像等符号,是用来表达所处社会里的某些意义和价值。符号的意义,只有在和其它符号的差异关系以及它从属的社会或语境之下,才能显现出来,如831和916,即为此例。

要赋予这两个数字不同的意义,首先要进行的是文化冷战,第一步先夺取历史诠释权,这需要借助知识分子的话语权才可达到目的。这几年民间组织不断地出版了很多学术著作及回忆录,唤起人们对马共、抗日部队、马来民族党、各种伊斯兰起义队伍的怀念,从根本上去否定联盟和国阵对国家独立的贡献。

只有不断鼓动916,才能和831做政治切割,并唤起东马人民久埋在心里深处的历史伤痛。马来亚已经是一个不存在的国度,马来西亚是马来亚、沙巴和砂拉越在9月16日共同成立的新生国家,所谓的831独立日、三大民族代表在独立初期定下的“社会契约”,根本就和马来西亚无关。这个策略的成功在于,不只是东马人不满国阵,半岛的越来越多马来青年开始质疑巫统代表马来人、华裔青年质疑马华代表华人及印裔青年质疑国大党代表印度人,最终从根本上动摇以种族政党为立国基础的法统。

精神分析学派的祖师爷佛洛伊德认为,当人的自我与现实状况发生冲突时,潜意识常出现“浓缩”和“置换”的现象。在安华的高超操盘技术之下,916被浓缩成为解放的符号,变天则被置换成否决贪污腐败的种族主义政权,群众对916的期望只有增加没有减少。

纳粹宣传战高手戈培尔有一句名言:“重复是一种力量,谎言重复一百次就会成为真理。”不断重复916论述,累积起来的心理暗示能量非常恐怖,安华的潜议程就是要消除民众的小资产阶级思想的怕乱心态,让他们潜移默化地不再害怕政权轮替带来的冲击。

即使916当天并没有变天,国阵领袖也不要高兴得太早,以为安华跳票和吹破牛皮后,就可松一口气,殊不知916这个被高度浓缩的政治符号,其实可以发生在任何一天,包括在下一届的全国大选。
星洲日报/六日谭‧2008.09.09

9 comments:

凌国文 said...

精彩的剖析。

凌国文 said...

您是马华杰出的新生代,马华这艘烂船,要靠你们来修补。

您的文章很能引人省思。敬佩!

Anonymous said...

看了其他马华仔的blogs感觉很“显”,不是无事呻吟一副“我还能做什么”的样子,就是拼命为老板辩护,都是一班无能之流。

但是甘先生甘冒同志谴责之险,而写出这篇好文章,这已经赢到了我对你的尊敬。

继续努力!!

Ah Kam said...

谢谢你们的意见。最近我看了一些政治哲学和文化研究之类的书,学了一些皮毛就拿来分析在野党的玩法,想办法去了解他们的思维和策略,写得不好请多多指教。

Anonymous said...

If we don't care whether 916 is ON or not, just to compare between UMNO & PKR, which one you prefer?
The UMMO way or Anwar way you like?
Which one is our hope?
Can we see our future with UMNO or PKR?

Think about it then we should able to make a right decision.

We hope nothing, just be fair to everybody, All Malaysian.

Jacaranda said...

身在馬華而敢批評馬華,
這樣的文章才精彩。

一意吹捧的文章,
不看也罷,
加油,年輕人!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精彩。。
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
nothing is impossible

马华的改革需要你们。。。

我们厌倦马华的党选,
因为没有任何提及华社课题,
只是一昧讨论自家改革。。。

那么改革后的马华路向何方呢?
也许就只有马华自家人知道。。。

告诉马华的候选人,
竞选宣言应该是涵盖如何改革以后的政治局势。。。如何参与维护华人应有的权益,而不是争取华人应有的权益。。。

也告诉他们,
你赢得党选又如何?
如果你输了民心所向?
输了人民对你的支持。。。。

你好,
初次来访。。。就长篇大论。。。

雪山锺某 said...

916 变天的省思 - 都是国阵的错!

308之后,最热门的话题就是916变天,尤其是安华胜选之后,一再使到此课题升温。朝野各政党对于此计划,更是争辩不休,民间也出现了各种不同的声音。

观察了朝野政党,以及民间的回应后,我本身也有一些小小的看法。我认为此课题的根本问题,必须从国阵方面去探讨。我暂且不去批判民联的对与错,我觉得此事件的始俑者是国阵本身,而国阵领导层必须为此事件付上全部的责任。

916如果真的变天,国阵领导层必须全体辞职退出政坛。

一个治国五十年的阵营,不但拥有强大的机制,也拥丰富的治国经验,却无法稳定属下国阵议员的军心。308至今还没有7个月的时间,在国阵旗帜之下出征的国阵大军,军心就已经开始动摇,对于一个阵营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危机。

笔者认为,这件事情如果发生,只有两个原因。

第一,国阵政府的腐败无能,导致国阵的议员大军们大失所望,加上以人民利益以及意愿为考量,希望能够离开国阵,尽快跟国阵划清界限。

第二,国阵议员大军们,抵挡不了敌对阵营的金钱以及官职的诱惑,而加入敌对阵营。

无论是哪一个原因,国阵领导层都无法推卸责任。

如果是第一个原因,这证明了国阵是一个无能的政府,议员们深感无法有效的发挥,或是把人民的心声带入国会。议员们觉得自己留在国阵已经没有意义,又或许认为国阵已经无法带领国家向前迈进,人民也无法认同国阵的施政方正。所以,这是国阵的败笔,国阵的错。

笔者认为,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这些在国阵旗帜之下中选的议员,必需马上辞职,跟国阵划清界限。当然,有些人认为在非常时期,必须用非常方法,不必辞职,不必劳民伤财。只要对国家有利,应该可以接受。笔者没有意见,这是见仁见智。

第一个原因,是国阵的错。错在国阵无能,错在自己委派出来的议员也无法认同国阵的理念。错在国阵自己人,也反抗国阵。

如果是第二个原因,这也是国阵的错。国阵的议员轻易的被收买,证明了国阵无法有效的委派他们的候选人,这些只为个人私利的议员,也能被推荐为代表国阵代表人民的候选人。

所以呢,第二个原因,也是国阵的错。错在所派出的大将都是见钱眼看的机会主义者。

如果916没有变天,也是国阵的错。错在国阵对自己没有信心,必须劳民伤财送50位议员出国考察,错在无法有效的阻止谣言散播,错在没有能力稳定国阵军心,错在没有有效的治理国家,错在使人民受到国家动荡不安局势的影响。

国阵领袖们,好自为之!

Anonymous said...

國陣欲奪回檳州政權的省思‏

http://politicchannel.blogspot.com/2008/08/blog-post_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