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08

马华面临泡沫化危机


安华在峇东埔补选狂胜,逾6成马来选民投选了安华,使巫统欲操弄种族主义以重新召唤马来选票的目的彻底破灭。早前各方面的民调都显示国阵已流失大部分非土著票源,因此巫统干脆放弃华人和印度人选票,并以种族性诉求的策略全力抢攻马来票。

巫统的战略意图很明显,只要马来票能和安华持平,甚至超越安华,逼到他靠华人票过关,安华在马来社会的领导合法性就不足,巫统就可以保住其马来人代表性的法统。以后他们可以继续将安华打成“马来人叛徒”、“华人走狗”,这样他们就有和安华继续周旋的重要政治筹码。但时代毕竟不同了,整个环境产生了巨大变化,安华不是东姑拉沙里,打在安华身上的种族性论述几乎都失效。

马华在这场补选的处境是极为尴尬的,明明知道整个“风”不对,也被逼在“国阵精神”之下硬着头皮去助选。马华高层领袖不想被华社认为是巫统“帮凶”的消极避战心态,老早就被对手看穿,越害怕的事情就越会被对手攻击成“助纣为虐”,华社并不会因此而减少对马华的负面印象。
巫统在补选中的种族性文宣,反过来成为公正党争取华人票的最佳宣传品。巫统此举狠狠抽了马华的后腿,使马华更加无法面对华社。巫统和公正党在这次补选中不约而同的挤压了马华的政治空间,使马华成为这次补选的最大输家。成绩显示近8成华裔选票投给安华,国阵华裔选票的基本盘崩溃,马华在华社的政治代表性危在旦夕。

巫统的做法简直是把马华当成炮灰,先驱使马华到前线送死,然后才出动自己的精锐部队和敌人决战。马华应效法牧野之战时商纣王的前线奴隶部队在关键时刻倒戈,以补选成绩的马来票转向来逼使巫统放弃种族本位意识形态,甚至恫言退出国阵之外,没有其他出路。

但马华领袖似乎仍热衷于党选甚于这场意义重大的补选,他们认为事不关己,峇东埔补选只是马来人之间的政治斗争,没有人意识到党的泡沫化危机已迫在眉睫。在巫统领袖频频发出种族言论之际,华社只看到马华全党上下如火如荼进行党职卡位战。马华在华社的威信早已荡然无存,但很多领袖仍然有侥幸心态,过分依赖政治大气候,认为钟摆定律会重演,迷信国阵强大的竞选机制会复原,下次大选国阵选票将会回流,还是霸个位子好过年,殊不知时间和空间已经发生巨大变化,马华政治版图已经严重萎缩,已到生死存亡关头。

308政治大海啸至今,很多马华领袖仍不知输在哪里,输到不清不楚,政治论述还是数十年如一日的老调重弹,却不知道已完全没有市场,另一方面又无视对手进步神速,不知己也不知彼。民联议员整天挂在口中的人民主权、自由、平等、人权等不是什么稀罕概念,随便翻一本政治学课本就可找到,但很多领袖连这些基本的普世价值却怎样也挤不出牙缝来。马华党员普遍上政治学素养不足,加上落伍的传统地面组织战,遇上对手运用的现代化立体战,不被打得丢盔弃甲才假,输得一点也不冤枉。

峇东埔一役显示民联已成气候,民心所向极为明显,政权轮替只是时间问题,即使916不变天,数年后的大选国阵依然躲不了这一劫,这也是民主深化的必然过程。马华在接下来的党选中,所选出来的领袖必须脑袋清醒、不把官位得失看得太重、拥有国际视野和远见,拿出大无畏的魄力和毅力,并加强党员的党意识和政治素养,学习成为在野党,转型成为具有现代政治意义的政党,以便在巫统威权体系崩溃之际保住元气,忍辱负重捱过失去中央政权的冲击,以待来日卷土重来,否则泡沫化后树倒猢狲散,连在野党也当不成。

(刊于30/8/2008星洲日报言论版,题目已改为:马华政治版图严重萎缩?)

16 comments: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阿甘,也不是所有马华领袖都怕事、好权、不知警醒,其实有许多党领袖是知道事态严重的,只不过总会长退位在即,不负责任的将自己置身度外,党群龙无首,无论谁说了话都不能作准,马华要走下去,改变是必然的,但得怎么改变则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似乎非下一任领导不得为党把脉的架势,这突显了党在过去的高压管理已经开始发酵了!毛虫要先腐烂而后羽化成蝶,人要先入棺而后败坏生蛆;马华,站在抉择的路口。

Eng Pak said...

甘兄,未来的马华领袖如果能听这样的劝谏,可能还有作为,不然,就如你所说,在野党也当不成,成为历史。

Ah Kam said...

爱之深责之切,可能我的一些字眼用的太激烈了些,有些同志看了也不爽,但这些都是肺腑之言,我确实为马华的未来担心。

keykok said...

跪着活不如站着死,只要不放弃,气场会壮大。加油!

实际行动抗议政治窝囊对我们的侮辱!http://www.petitiononline.com/4msia

e狼 said...

在芸芸马华同志部落格里,终于看到一篇具有狼性敏锐分析与观察力的客观分析。
谢谢你细腻地分析了马华的困境!
如果有更多的马华Blogger政治思维与敏感度和你一样,马华也许就有机会一逃变成乱酱缸政党。

Ah Kam said...

再回一下e狼,你说的我身有同感,我以前一直觉得马华丧失了些什么,就是说不出来,后来我读了《狼图腾》这本书后,才知道是什么。对,就是血性。马华要回归本源,就必须脱离巫统的牵制,靠的就是民族脊梁。

陈志昊 said...

JOP!

广告时间:

请游览《大马青年》部落格,

http://malaysiayouth.blogspot.com/

把此部落格连接在您的部落网络,让更多华裔青年有机会接触青年团体。谢谢

Continue……

老马华 said...

在华社眼中,马华事实上已是奄奄一息了。
犹记得,308 之后,阿甘好像写了一篇选后分析文章,我看了很惊讶,原来马华总部还有头脑这样清醒的职员。
可惜,到今天我还看不到马华领导层准备作什么改变,只是听到要转型,却看不到它会怎样转。
大家看到的是蔡细历和翁诗杰在争做总会长,带出来的黄燕燕,廖仲莱,林祥才,黄家泉,加上那个大白鲨臭鱼头的家族。你说这些败类,华社可托付未来吗?

阿甘说,霸个位子好过年,的确形容得很传神。

我只是替阿甘感到难过,为什么还呆在那里委屈自己?一直往下沉沦和不求改变的破店,何必死守?

就把这艘破船留给那些还在争权夺利的无耻之徒一齐淹没在政海里吧。

我对它已彻底失望!

Ah Kam said...

回老马华,马华走上歪路导致目前积弱局势,的确让不少马华同志都感到痛心、失望乃至绝望。

儒家精神的最高境界是“知其不可而为之”,如果因为马华烂船破了,就要离开,那就不好玩了;如果能够在马华最低潮的时候,坚挺过来,在内部留下一些改革种子,坚持复兴创党时期的理念,迟早有一天会摆脱巫统的羁绊,走出自己的政治路线。

我相信这一天迟早会到来,因为我并不孤独。

Eng Pak said...

我希望这样的种子能萌芽成长,更欣赏你那“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勇于接受挑战的精神。

Anonymous said...

看了一干马青仔们的blogs , 最烂的是那个某某人秘书姓陈的(不是马克斯啦),而甘先生应该是在这些人当中,素质最好的一位,很细腻的分析能力,是人才一个。

sfl said...

那天在长途巴士上读到你的文章,一阵寒意涌上来。从308走到今天,尤其是PP补选,看看国内外的新闻对照,我们的新闻多是谁犯了什么罪、是否有可能变天改变政治版图。无论哪一个阵营或党派,似乎只知道权利版图的划分,可是面对经济放缓的挑战,我们看到了什么对策与方向?剩下的,只有无力感加重。
虽然如此,我相信还有一群马华的人,在马华跌倒后,仍然坚持把马华扶持重建起来。也许这些都不是位高权重者,可是总不可能什么都靠领袖才行吧!就在各自的岗位坚持努力吧!

UNCLE BOO said...

唉!甘到没有力!

憋疯[BearFoong] said...

想起一个电台广告:
因为有你,哪里都一样,哪里都不一样。

得道者不孤!
阿甘加油!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巧克力是什么味道。。嘿嘿

鎗人 said...

首次被傳到警局錄口供!

縱橫報界20年,報導過數萬則各種各類的新聞,豈知卻在本月21日報導一則有關峇東埔補選的新聞,而首次被警方傳召到警局去錄取口供。

這不知該怪國陣候選人阿力夏口不遮攔直腸直肚的向記者們說出國陣收買情報的內情,還是該怪自己為何要發問如此敏感及尖銳問題?

當阿力夏回答我們的問題後,就覺得阿力夏的答案很有問題,不過為了新聞專業,我們還是照著他的話發表了有關新聞。

結果在有關新聞見報後,真的出事了,因為被公正黨逮著了大好機會乘機大事炒作,並向警方報案及向選舉委員會投報。

基於我是撰寫有關新聞的記者,所以在24日中午,就被警方傳召到詩布朗再也警局錄取口供協助調查。雖然曾多次向警官表示今日非常忙,因為要跑很多補選的節目,不過最終還是被盤問了逾一個半小時。

我當時就想把整片採訪的錄音軟件交給查案官,可是卻不被接受。因為有關警官要我用口述當天訪問阿力夏的過程,包括我所發問的問題及阿力夏所給的答案。

真的希望阿力夏不會有事,否則所有在當天採訪的記者都會忙著上庭供證了。

诠峰 said...

每一个时代都有它的代表,唯一不变的规律就是“改变”。变是变得更改进、改良的先进。不是退步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