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08

V怪客安华


最近重看前年上映的电影《V怪客》(V for Vandetta),发现其情节与我国目前政局的发展,有极其相似之处。

这部虚构的电影讲述一个法西斯政党通过策划惨绝人寰的“恐怖袭击”阴谋,牺牲了数万人的性命后,打着“反恐”的旗号,在大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而上台执政。随后他们动用国家机器去残酷镇压反对派,并严密控制媒体和舆论,以掩饰当年阴谋的真相。惨案的幸存者V怪客策划一系列颠覆活动,激化执政党内斗,并不断揭露真相,最后成功唤起人民起义去推翻极权政府。

古里怪气的怪叔叔V在戏中的谋略,在我国已成现实。安华不但胡须像他,连操盘手法也像他,那就是运用政治人类学的最基本、最简单的原则:制造权威(Authority)来压制权力(Power),用文化冷战让民众质疑政权的合法性(Legitimacy),这就足以酿成政治大海啸。权威来自信任和同情,在野党成功塑造出弱势者及捍卫民主的权威形象,如安华这种受过政治迫害和进过监牢的受委屈人物,再配合有理想的青年才俊(另类的权威),以对付整个权力架构庞大的政府机器。

在文化冷战的战线上,这几年民间团体出版了很多我国近代政治史的学术著作和回忆录,从根本上否定联盟对争取国家独立的贡献,并将其定义为英殖民主义代理人;另外就是将官方定义的513种族流血冲突诠释为政变,是当权者为了保住政权而有组织性地屠杀华人,然后嫁祸给马来人的阴谋。这种说法能将种族的对立情绪,转化成质问国阵法统合法性的情绪。

由此,年轻一代根本不怕513的吓人鬼故事,用513这个政治符号来恐吓老一辈选民也无法再奏效,大家反而会更放心地投反对票以宣泄不满情绪。另外,越来越多的马来中产阶级对巫统的贪污腐败越来越反感,他们也渴望安居乐业的和平环境,不会再对巫统的种族性诉求闻风起舞,这使民众普遍上对暴乱的恐惧大大降低。


另一方面,在野党不断地组织街头游行和集会,让人民习惯性不再怕政府、不相信会有暴乱发生,以此否定治安权威,继而使政府无能制止非法集会,也就带来越来越轻蔑政府权威的循环效应。他们吸取了1999年烈火莫息运动的教训,坚持两个斗争原则,那就是有“堂皇的公众理想”以及“保持和平及有秩序”,而且还不能过度激烈和暴力,以免执政当局来抹黑。

他们以“群众意志”作为权威去对抗权力,因此,策略上不能针对某个概念上的道理或政策,而是必须有具体攻击目标(如不公平的选举制度),才能制造向心力。在野党不断突出一个具体例子制造人们对整体体制的不满(兴权会案例),打破体制权威;同时,又会以某个人(首相阿都拉)代表体制(巫统霸权),从打破这个人的权威,也就否定其体制的权威。

308后,国阵体制合法性基础已摇摇欲坠,随后安华的916攻略令巫统内部阵脚大乱,结果逼到他们用内安法令去捉人,但这只会制造越来越多像安华这样的“悲剧英雄”。根据各国民主化经验,有“悲剧英雄”光环的人是最难被人身攻击的,因为群众的同情心理,会使“悲剧英雄”身上的缺点被“免疫”。因此,巫统想唱衰安华916变天跳票的策略恐怕收效甚微。另外,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巫统领袖不断出来扰乱局势的手法也是失策,民众在当今乱局下难免会产生“救世主情结”,渴望有人出来终结乱世,但这个角色肯定不会是执政党。

V怪客在片中掀起“骨牌效应”的那一幕震撼人心,他不断强调“记住11月5日”的口号,成功突破民众怨气的临界点,成千上万忍无可忍的民众戴起V怪客面具走上街头冲击政权,不得人心的政府最终崩溃倒台。这种手法,与安华的916诉求,和公正党发动统一颜色制服的街头示威,何其相似。

时日无多,国阵要挽救政权合法性的最后救赎,就是立即摒弃狭隘的单元主义政策,兑现2004年大选承诺,改善行政效率和大力肃贪,并搞好国家经济,以政绩挽回民心,这样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否则,若继续偏离中道,倒行逆施,导致天怒人怨,到时神仙也难救。

(原投于星洲日报六日谭专栏,报馆临时退稿,在此原文照登。)

7 comments:

凌国文 said...

好文章!可惜未能见报。

最近连郑丁贤也放大假了,看来也只好风花雪月了。

老报人 said...

年轻人就是火气大,不懂有三个字是当政者的忌讳。我们办报纸的如果被内政部叫去喝咖啡是常有的,但你们这些不怕死的很可能就会中急急如律令进去陪光头部落客。不过我欣赏你的勇气。

Eng Pak said...

以前,执政集团只要牢牢控制主流媒体,人民就听不到异议。今天,连中国都办不到,更何况马来西亚。

我们不能怪主流媒体在这个非常时期战战兢的如履薄冰,总不能为了一时之快而打破几千人的饭碗。

甘德政是有水准的政治评论员,敢怒敢言。

这里告诉大家一则漏网新闻,加入马华之前,甘德政也有兴趣当新闻从业员,投函星洲、南洋,但却先给马华录用了!

憋疯[BearFoong] said...

分析得真的好啊~
真的可惜不能见报,
南洋星洲错失了人才,
马华可别走宝了。

老报人:是哪三个字?

路过 said...

老报人讲的就是那敏感的三个数目字,你知我知大家知,只是当政者要当鸵鸟不要让大家谈。他们的极端分子在大会上讲这三个数目字就天经地义,我们动到这三个数目字就是敏感、煽动、种族沙文主义!

Ah Kam said...

我的陈年往事竟给Eng Pak兄挖出来,你的消息来源也够准的。

悦子 said...

对于政治是门外“汉”,但亦有三两想法。。。。。。
电影看过,不错;能引人思考。

对于透过文化冷战方式,来质疑与否定联盟对争取国家独立的贡献一题上,无可否认的确实让许多人不再害怕513,甚至认为大马的种族主义从此sayonara......

自己始终认为种族主义或者种族政治并不可能就这样再见;或者可以被解读为‘迂腐’、‘脑袋僵化’,但是对于‘种族’的立场与看法始终不变。

以我为例,是最崇尚多元、无疆界思维的人,都偶尔亦会有些些的种族主义呢?
何况是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