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9

霹州变天的感想

最近霹雳州的跳槽闹剧和变天风波,随着副首相纳吉宣布凑足人数和准备筹组新州政府后,局势已经逐渐明朗化。民联州务大臣尼查晋见苏丹阿兹兰莎后,发表“让苏丹决定解散州议会与否”的谈话,很多政治评论都认为民联霹州政权已经大势已去。

不久前巫统的波打州议员纳沙鲁丁跳槽民联,让霹雳州民联对国阵的优势多数议席扩大到5席,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当时还笑嘻嘻地说“马来选民倾向民联”。没想到国阵在副首相纳吉的领军之下立刻展开“反挖角”,雷霆手段和果断作风令人大吃一惊,展现了不输乃父的操盘功力,把优柔寡断的伯拉硬硬比了下去,结果不但把公正党的两个涉嫌贪污的行政议员挖过来,也促使不满行动党内部派系斗争的许月凤退党,更搞笑的竟然是之前跳槽民联的纳沙鲁丁也突然“回流”巫统。

纵横政坛数十年的“挖角高手”安华,在霹雳州变天事件中也结结实实地捱了一记重拳,被昔日的同门师兄弟纳吉“以其人之道还制其身”,真可谓“撬人墙脚者,人恒撬之”,现在安华要骂国阵什么“没政治道德”之类的说辞恐怕也占据不了道德制高点,毕竟之前一直喊“916变天”,高调要撬国阵墙脚者也是安华。总之政治是非常残酷的,痛批对手“手段肮脏”也挽回不了州政权一去不复返的事实,技不如人就只好接受现实。

行动党的霹州高级行政议员倪可汉直批许月凤是“民族罪人”,因为她是霹州民联政府倒台的关键人物。这种口吻简直就自认本身是“民族的代表”,和行动党一贯标榜自己为“全民政党”的说法有矛盾。倪可汉可以骂许月凤“背叛人民”、“民主罪人”、“阻碍民主进程”什么的,但骂人家“民族罪人”就显得非常民粹,显示骨子里还是那套浓得化不开的种族意识情意结,还是执意要和标榜“代表华社”的马华公会争夺华人代表权,思想格局根本没有进步。在野太久一旦执政却迅速“马华化”,令不少之前对民联有所期待的人,现在都有所保留了。

倪氏在失去州政权、气急败坏的情况下的失言,也许是为了掩饰霹州行动党内讧和本身领导无方导致断送江山的窘境,如果自身内部团结一致,何来隙缝让敌人有机可趁?连“小辣椒”冯宝君都公开呛声要霹雳火箭领导人正视党内部问题,可见倪氏兄弟在霹州独揽大权、架空州务大臣、搞得党内外人心不和的传言,绝非空穴来风。

霹雳州变天之后,无论谁当政府都好,当务之急还是要解决经济问题。根据独立中心公布的最新民调,大多数民众最关心的议题是经济不景气(22%)和物价高涨(17%),反观一些老课题如贪污、族群权益不公平、教育等则退居次要地位。全球金融海啸让一般小市民忧心不已,每天翻开报纸都常看到某国经济崩溃、某大企业裁员、失业率上升、股市崩盘之类的负面新闻,看得广大打工仔也人心惶惶。国阵州政府在经济严冬降临之际仓促执政,本身已经面对政治合法性不足的问题,若无法在任期内有效解决州内经济问题,下一届大选仍旧会倒台。

无论如何,除了搞好民众最关心的吃饭问题之外,新的国阵州政府应该延续民联州政府留下的德政,如新村永久地契、华校拨款等政策,甚至还要做到比民联还要开明和进步,千万不能愚蠢到断然腰斩或中止,否则朝夕令改的政策不只会吓跑外资,对国阵种族性政策不满的非土著选民也决不会回流国阵。

(刊于06/02/2009星洲日报言论版)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阿甘,你错了,跳槽变天,国阵最先!
以下是真实历史记录档案
1994年,沙巴州政权易手,国阵从当时赢得州政权的沙巴团结党手中,通过议员跳槽方式取下沙巴州政权。 15年后,同样事件在霹雳上演。
沙巴团结党当时以25席,对国阵23席,得到沙州人民委托再度执政,然而,在上台执政不到1个月,2名沙巴团结党议员,被国阵收买,跳槽国阵,造成州政权易手。当时,跳槽的领袖包括班纳东博、曹德安、曹展棠等人。
1999年州选 跳槽者遭报复
1999年,沙巴州选举,当初跳槽的部份领袖,也得到人民的「报复」,当中领袖如曹德安、曹展棠、班纳东博等,纷纷在个别州议席失利,曹德安更失去 自 1980年代开始,盘居多年的亚庇州议席。

沙首长曾闹双胞
同时,沙巴在1985年,也曾上演首席部长闹双胞一事,当时,领导沙统的慕斯达法输了州议席,但却强硬以6名官委州议员,强行上台执政,真正赢得州选举的团结党主席百林(左图),惟有寻求法庭管道,得到其首席部长的资格。

如今,霹雳重演沙巴过去的历史,还是国阵「重施故技。
希望阿甘你下次要发表伟论之前,请做好功课,要不然,丢脸事小,误导人民是大罪过。

Ah Kam said...

是罗是罗,安华当年在国阵当副首相时,是沙巴州变天的关键人物,当年跟他一起找吃的纳吉算老几?

安华的手段远远超越师弟纳吉,但纳吉现在却学了安华的招数来招呼安华。安华收了纳沙鲁丁跳槽时还很高兴,后来纳沙鲁丁回去巫统,还一直骂这家伙是无间道,说什么一早就识破他什么的。实在没想到,他竟然承认自己蠢到相信现代版的蒋干盗书,被师弟纳吉“阴”了一招,政治真是很好玩,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thepplway 求真 said...

对,政治真好玩,可以让人写这样写那样。只要证明自己是对的,管他人民受苦呢,管他是贪污腐败还是暴尸偏野呢(不要对号入座,我说的是古代杀来杀去的很有艺术风味,特别是血流成河的快感,所以政治真好玩)。

站在那边还不如站在口袋旁边,而且要是满银满袋的,不然我又可以选边了。

这样说啊,去他的怎么两线制不来,来了我可以敲诈老党抬高自己的身价嘛!

以前建一条highway花几十亿,不,太笨了,应该claim几百几千亿,反正政治这样好玩!

人民死活?活该,谁叫你技不如人呢?

以上一切常用政治语言均来自非贫苦百姓。对号入座者请别太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