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09

蓝潮和绿潮,孰领风骚?

瓜登补选在即,主角是国内两大马来人政党-巫统和回教党。308成绩显示朝野在这个选区几乎势均力敌,因此占11%的华裔选民便成宠儿,为兵家必争之票源,但扮演“造王者”角色的华裔选民究竟会情归何处,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

坊间对华人票的动向有种种猜测,但只要票箱还没有开出来,谁也不能确定鹿死谁手。我们可从历届大选的历史脉络中,摸索华人选民在“蓝潮”和“绿潮”之间的投票心态。

1990大选“绿潮”初现。当时华社不满巫统的种族政策而大吹反风,趁着巫统分裂和挟着盟友东姑拉沙里余威的回教党则一举夺下吉兰丹州,随后就开始推行一些回教化政策,“回教国”议题也开始被炒作。这个时候,华人对回教党还没有太大的恐惧感。

1995大选“2020宏愿”口号响彻云霄。马哈迪趁着经济行情一片大好、马来民族自信心空前高涨之际,开始在教育和经济上实行政策松绑,华社自80年代以来的郁闷情绪被一扫而空,举国沉浸在欢愉的气氛中。果不其然国阵风大吹,形势一面倒,但回教党仍保住吉兰丹州政权,“绿潮”在“蓝潮”狂袭之下仍旧坚挺。虽然这期间不乏有关“回教国”的课题,但华人票会倒向天秤,主要还是经济大好和政策开放所致,和“回教国”没有太大关系。

1999年大选“回教国”课题终于发酵。在亚洲金融风暴、巫统再度分裂、安华被捕而掀起“烈火莫熄”运动的时代背景下,马来票一分为二,“绿潮”大发神威,回教党不但继续执政吉兰丹州,同时还趁势夺下登嘉楼州政权,崛起成为国会第一大反对党。回教党在这个时期频频发出极端言论,导致华社视回教党为票房毒药,“回教国”在华社心目中臭不可闻,加上印尼排华和烈火莫熄街头运动的影响,华人在渴望稳定的心理之下毅然投向国阵,使国阵保住三分之二多数议席的优势。

2004年大选,在“新首相效应”之下,回教党领袖不知死活地不断发表华人最害怕的“推行回教法”、“成立回教国”的言论,造成华人票始终坚定投向国阵。票箱一开,伯拉旋风势不可挡,回教党兵败如山倒,国阵收复登嘉楼,也差点夺下吉兰丹州。此役,“绿潮”严重消退,“蓝潮”如日中天。

2008年大选风水轮流转,票房毒药从回教党变成了巫统,华社对巫统一连串极端举动的怒火盖过了对回教党的恐惧,加上回教党适时地以“福利国”论述取代“回教国”,消除了不少华人的担忧。在308政治大海啸中,回教党破天荒拿到许多华人票,国阵也史无前例地失守五个州和三分之二议席优势,改变了整个大马的政治生态。回教党虽然巩固吉兰丹州政权,也攻下吉打州,但在中央的国会议席落后于公正党和行动党,“绿潮”已不复1999年独领风骚的勇态。

308之后,回教党故态复萌,在吉打州搞出50%房屋固打给土著事件、在雪州搞出刘秀梅事件和禁酒令事件、副主席胡山慕沙提出实行回教断肢法的言论等等。虽然舆论一般认为华社对国阵的愤怒未减,对“回教国”课题也不会太感冒,但也不能保证回教党以后不会走火入魔而再度沦为票房毒药。吃过回教党大亏的林吉祥曾把回教党形容为“计时炸弹”,现在回教党不时在民联内部制造麻烦,印证了林吉祥的忧虑是存在的。

从历届大选成绩看来,华人的投票取向并非一成不变。华人的要求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要“开明中庸”,不要“种族极端”,也不要“宗教极端”,这也是华人在“蓝潮”和“绿潮”之间作出抉择的重要判断标准。

星洲日报/六日谭‧2009.01.13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中国报(12/01/09)A13版 > 马华总会长翁先生说"10.8%瓜簦华裔不代表全国华裔的意向!"

翁先生是代表马华公会说话还是代表自我吹水?

瓜簦华裔是否已经丧失代表马华公会的资格?

瓜簦华裔的选票已经不重要?

瓜簦华裔可以放心投反对国阵的票?

Ah Kam said...

星洲日报(13/01/09)安华说:“华裔只占少数,马来票是胜负关键”

安先生是代表民联说话还是代表自我吹水?

民联是否已经丧失代表瓜登各族选民的资格?

瓜登华裔的选票已经不重要?

瓜登华裔可以放心投反对回教党的票?

什么鸟逻辑!

Anonymous said...

瓜登补选要闻请游览www.zhenke08.blogspot.com

叶庆华 said...

兄弟,您好!

马华明日之星线上模拟游戏已经开跑.
希望能得到贵部落格的一臂之力,协助推广一下.

方法如下:
请在贵部落格建立一个游戏网站之连结即可:
网址:http://www.mcayouth.com/
站名:马华明日之星线上模拟游戏.

您的一份力,我们跑更远.

马弓手叩首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