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7

好情人和坏情人

(2007年4月1日刊于南洋商报<<大事小谈>>专栏)

有时候真的觉得,选举犹如谈恋爱,政治人物和选民的关系像情人一样,有时爱得如胶似漆,反目成仇时则恨之入骨。

英国作家高尔斯华绥说过一句话:观察一个人,最好观察他怎样谈恋爱。人在谈恋爱过程当中,最容易表现出他的性格和素养。

情人有好坏之分,政治人物也不例外。套刚才的那句话,用在选举就变成:观察一个政治人物,最好观察他怎样和选民谈恋爱。政治人物在选举过程中,最容易表现出其性格和素养;延伸来说,其所属政党亦然。

有时候也觉得,选民的心就像女人的心一样,捉摸不定,多少政治工作者为其肝肠寸断、撕心裂肺。现代的女孩子择偶条件挑剔,常要求另一半要生的英俊,人品好,经济条件优越,又懂得讨人欢心,要求近乎完美。现代选民对于政党的要求也非常高,既要满足他们的所有要求,懂得说出他们的心声,更要交出100分的成绩单来。难怪有人说,现代的选民不像以前那么容易应付,就如现代的女孩子没以前那么容易骗了。

选民决定要投谁的票,就好象女人决定谁是自己的真命天子,都会直接影响自身未来的终身幸福,没有人会随便拿来开玩笑的。但人毕竟是有感情的,有七情六欲的,人没有绝对理性也没有绝对感性的时候,在复杂感情交织的瞬间,要作出那么重大的抉择毕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因此,如何辨别好情人和坏情人,就成了极其重要的判断依据,以下是一些通则:

坏情人心口不一,讲一套做一套,很多时候讲了却没有行动,还会扯开话题转移视线;好情人则言行一致,做不到不会乱给承诺,一旦承诺了就要尽力兑现诺言。

遇到难题时, 坏情人会先闪躲,然后怨天尤人,骂这样骂那样,总之是别人的错,不关他的事;好情人会勇敢地面对挑战,默默地善后处理收拾烂摊子,然后扛起艰巨的责任。

坏情人会讲慷慨激昂的话,让你高潮连连,亢奋非常,但激情之后总要回归现实,爱情毕竟不能代替面包;好情人虽然情趣不足,不够浪漫,但他总会务实地设法解决最基本的吃饭问题,让你有个温暖的家。

坏情人擅长口舌之争,也爱讲甜言蜜语,会给你浪漫的憧憬,虽然能让你爽一阵子,但最终给到你的是看得到摸不着的海市蜃樓;好情人不会讲一些好听的话,甚至是拙于辞令,但他交出的实质成绩会让你窝心一辈子。

坏情人喜欢投机取巧,不断地重复负面消极的话,挑拨离间,讲好情人的坏话,抹黑好情人的付出和贡献;好情人则会默默耕耘,为将来打拼,一步一脚印地与心爱的人一起构筑美好未来。

办事情时,坏情人什么也没做,别人办成了则会先下手为强对外宣扬去抢功劳;好情人在内部默默工作,做了事情,交了货,往往选择沉默。

坏情人是典型的危险情人,脾气不好,动不动喊打喊杀,不能容忍别人说他的不是,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不管是语言上或是肢体上的,你敢离开他,他就到处骂你是垃圾,搞到人人以为你水性杨花,没人敢要;好情人会容忍你一直犯错,一直守候在你的身边,不离不弃,即使你误会他而另结新欢,他也不会口出恶言,默默等着直到你回心转意。

好了,如果把以上的“情人”两个字,通通换成“政治人物”,摆到现实的政坛上,会让人有更多的联想,更大的想象空间。

要在我国这个多元种族背景的政坛上混日子,可以发文告,隔空喊话呈英雄,这固然可以赢得更多掌声,但是问题始终还是没有解决;要解决问题,最终还是要回去会议室面对残酷的政治现实。踏实做事的人会在内部,面对面地与强势者短兵相接,争取权益,这需要更多的勇气,需要更高的难度,不只得不到任何掌声,还要忍受外间不理解的眼神和唾骂。

好情人的定义不是随便说说就可以的,好情人是需要被肯定的。选举来临之际,选民应有足够的识别能力,辨别谁好谁坏,以实际行动回馈好情人的默默付出,则世间的好情人会逐渐增加,坏情人则会慢慢地绝迹。

1 comment:

阿q said...

现在很多的女人,也想要同时拥有好情人和坏情人。无可否认,好情人是带来生活保障。但是,有时坏点也无妨啊!这可以增加情趣。所以,好男人要有点坏坏的!政治家也是这样啊!只守不攻,只会让人一种错觉,“就是反对党讲的多是真的,所以你们执政党就不敢出声。”有时,骂骂一下,选民也会觉得爽!人就是这样,喜欢看热闹!但是,最好是找一些炮手去开骂,那些不怕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