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2.08

笨蛋,问题是经济!

1992年克林顿竞选美国总统时以“笨蛋,问题是经济”作为标语,暗讽对手老布什处理不好经济问题,结果引起民众的共鸣,连打赢海湾战争的老布什也要黯然下台。

克林顿的胜选说明,管你是什么战争英雄,带给国家再大的荣耀都好,解决不了最现实的民生问题,就要滚蛋。毕竟一时的荣耀是虚幻的,肚皮温饱的感觉才是最真实的。

台湾的马英九和美国的奥巴马也学前辈克林顿,紧扣经济议题不放,不去理会对手的负面攻击和政治语言操弄,结果都在当今全球经济不景气之下获得民众委托为新任国家领导人。

无论如何,民粹式的政治语言仍然有广大市场,在全球各地还是历久不衰。近代学者公认希特勒是高明的语言魔术师,他喊出“日耳曼人是最优秀的民族”、“扩大民族生存空间”等论述让当时的德国人听得如痴如醉,而他也在这样的语言操弄下,一步步攀向权力顶峰。

评论人南方朔在“台湾没有政治学,只有语言学”一文中指出:“21世纪的政治是新形态的语言魔法师充斥的新政治。语言及陈述从来不是一种客观的事务,它被镶嵌进太多的爱憎、权力欲望、操弄、特殊的差别性选择等元素在其中。这种语言的操弄在台湾尤盛,甚至可说整个台湾政治早已泛化成了语言学。”

当年陈水扁把“爱台湾”、台独公投台湾正名去中国化等政治语言做为主要施政纲领时,民粹政治已走向民主的反面,背离了民主政治的基本精神,变成了挑动族群对立的手段,以达到自身的政治利益。

其实,何止在台湾,在我国一样有这种民粹政治的语言,就如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马来主权”风波。长久以来,部分巫统政治人物挟持“马来主权”的话语权,从联邦宪法阐明的马来人特权、皇室地位等无限上纲,最后练成这样的终极形式。对这些有“马来主权”光环加持的政客,谁敢反他们,谁就是“反马来人”,这样的大罪名谁扛得起?

在政治大海啸后崛起的民联,为了对抗巫统的“马来主权”论述,也抬出一套“人民主权”。这个“人民主权”很多人听了都很爽,但没几个人能讲清楚到底是什么具体东西。后来回教党领导人在民联内部搞分庭抗礼,又弄了一个“回教主权”。掌握这些话语权的政客,谁能担保他们掌权以后不会把这些“主权”依样画葫芦当成政治护身符,谁敢反他们就是“反人民”、“反回教”什么的。

在马来西亚的政治语言脉络下,我们长期被包围在一大堆不知所谓的“XX主权”的惯性思维里,政客籍着语言符号的操弄,把很多现象用二分法来简单化,不去理会外部效果,只求选举绑桩和政治动员,其意已明。政客们热衷于这种隐晦但激烈的语言符号游戏,后果则丢给人民负责。

当政客们沉溺在这种恶质的扣帽子斗争时,他们似乎忘了全球金融危机已迫在眉睫,民众也对这种泛政治化的民粹语言也日臻不满。很多数据清楚显示经济寒冬已经降临,专家估计明年还有更多企业倒闭、数十万人陆续回国等,情况不容乐观。

随着选举的接近,独特的马来西亚政治语言学将更趋泛滥,各类种硬拗和强词夺理,掩盖不了民众钱包日益萎缩、肚皮日益消瘦的真实感觉。如果这段期间又有政客喊出什么“XX主权”等营养价值不高的政治语言时,麻烦大家要对这种人呛声:“笨蛋,问题是经济!”

谁能解决我的吃饭问题,我的票就投给谁!

星洲日报/六日谭‧2008.12.16

3 comments:

悦子 said...

100% and 100% agree!!!

No economy, no talk!

others just can't be the measurement!

khengsiong said...

华人也常常已身为龙的传人而感到自豪,并认为中华五千年文化是最优秀的。华人也必须反省。

David Lee said...

不懂政治管理,整天专搞社会福利,一堆肥肠猪脑的猪头参政心态只为求财升官,

在朝的卖华要像在野党一样争取那争取这简直是世界上天大的笑话,当家不当权,立场为何不是用捍卫反而用争取,华人利益节节败退!

除了整天空喊口号还能做些什么?结论:MCA=贪污污桶以华制华的工具,小心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