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1.08

放下,让改变看得见

传说佛陀在世时,有一位梵志拿了两个花瓶,想献给佛陀。

佛陀见了,说:“放下。”

梵志立刻把左手拿着的花瓶放下。

佛陀又说:“放下。”

梵志把右手拿着的花瓶也放下。

当他两手空空时,佛陀还是对他说:“放下。”

梵志不解,说:“我没什么可再放下了。”

佛陀说:“我不是叫你放下手里的东西,而是要放下你的尘识。”

放下的确很难,许多人始终不愿冲破旧有的观念,即使做了一定的改变,由于急于求成,一时不见成效,就认为不应改变。

归根究底,问题还是出自思想上,是否真的放下了呢?为何很多人不愿改变呢?因为改变是痛苦的,可能带来好处,也可能会失去一些既有的,但是却是熟悉和感到舒服的旧包袱。旧思维、旧习惯的根除并不容易。

1960年代以前,没有人想象到黑人有朝一日当上美国总统,即使马丁路德金说过:“我有一个梦!”,但很多人仍认为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2008年,出身贫寒、混血血统、单亲家庭的奥巴马中选为总统,完成了40年前马丁路德金的梦想。

奥巴马的竞选主题就是“改变”。他要改变, 就要吸取前辈失败的教训,学会放下浪漫主义的肤色牌, 也学会放下民粹主义的悲情诉求,更务实地从全民角度出发去竞选总统。美国人民也作出改变, 尽管它还不完全是一个不论肤色的社会, 也没有完全消除种族主义,但他们毕竟踏出了改变的第一步。

我国自308政治大海啸之后,50年来一成不变的政治结构出现了巨变,让人看到了政权轮替的可能性,也看到了改变的契机。

在民联励精图治、声势节节上升之际,国阵理应检讨本身施政的弱点,并作出相应的改革以挽回民心。但在不久前的巴东埔补选,人民看到的是国阵老大哥巫统宁可放弃争取非土著选民,死性不改地大打种族性文宣以抢回代表马来人的政治法统,但开票结果显示逾6成马来人都舍弃巫统了。

日前瓜拉登嘉楼国会议员逝世,不久后又会有一场激烈的补选。即将接任为新首相的纳吉最近发表了:“逐步摒弃新经济政策”、“政府不改变,人民就会改变政府”等相对开明的言论。虽然如此,人民依然要听其言,观其行,瓜登补选就是纳吉展现诚意的一个试金石。

巫统将在瓜登遇上的老对手回教党,在308之前以“福利国”来包装以往的“回教国”论述,结果成功改变该党在非回教徒心中的“票房毒药”负面形象,创下前所未有的佳绩。但从最近的雪州刘秀梅事件和吉打州保留50%土著房屋固打事件等看来,不禁令人担忧其内部的保守和极端势力复辟,“福利国”的伪装可能最终被“回教国”论述重新取代。

瓜登补选,人民会看到一个以种族动员的政党和一个以宗教动员的政党进行交锋。根据以往记录,巫统为了和回教党竞争,会加速回教化;而回教党也会增加种族元素以和巫统对抗。大家都在比极端,比来比去就只为了抢夺同一块市场,但无论是种族极端还是宗教极端,都不是各族开明人士愿意看到的。

要让改变看得见,政党就要以廉政、善治、人权等普世价值来争取支持,人民不想再看到国家还是在恶性竞争中继续沉沦。执著了数十年的种族和宗教意识形态,早该放下了。

星洲日报/六日谭‧2008.12.02

1 comment:

Jason Wong said...

Jason Wong
mca, taman impian emas, skudai, johor
www.glokaltower.blogspot.com


A. 蔡细历医生
经过听其言, 观其行. 最后决定是可以支持蔡细历医生. 现在的蔡医生比较勇敢, 也会用少许智慧. 他不象总会长常常顾左右而言它. 蔡医生也很现实, 准备三年后挑战总会长, 但现在不露风声, 暗中布局. 马华两大巨头, 不需要合作, 也不需要内斗, 只需要良性竞争, 马华便有希望.

B. 马华的固本培元
1. 内阁中的内阁, 展现治国能力.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 拿督斯里黄家泉
交通部: 拿督翁诗杰
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 拿督黄燕燕医生
卫生部: 拿督廖中莱
财政部: 拿督江作汉
国内安全部: 拿督曹智雄
教育部: 魏家祥博士
高教部: 何国忠博士
团结、文化、艺术与文物部: 邓文村
青年及体育部: 黄日升

2. 妇女组的发展空间, 下一次选举, 选战更细化, 女选票将左右大局.

3. Aim for 10% vote swing, 增加到二十五个国会席位, 才能立足一方.

C. 马华的命运
不管是内部协商, 还是高调争取; 留在或者退出国阵, 马华始终只不过是别人的一子棋. 它到底还有多少剩余价值, 这就必须看现在是谁在下这盘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