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10

足球•武林•政治



世界杯的32支强队各有千秋,踢球风格基本上分成两大流派:技术流和体力流。进攻球员较注重技术,防守球员较注重体力。

巴西球员是技术流的代表,他们的脚下功夫举世闻名。早期足球战术还不重视球员体能,技术型球员往往能凭着出众技巧和临门一脚来打败对手。

但是,技术型球员往往体质单薄,力气不足以完成整场比赛。后期的球队偏重体能训练,体力型球队逐渐崛起。“德国坦克”以硬朗的身体对抗打法而夺冠三次;意大利以滴水不漏的坚固后防著称;韩国队以跑不死的体能来拖垮高头大马的欧美强队。这些以体力为主、技术为辅的球队在球坛上往往也能大放异彩。

如果以金庸小说《笑傲江湖》的剑气之争来比喻足球,注重技术是“剑宗”型,注重体力则是“气宗”型。气宗讲求以气御剑,即“真气所至,草木即是利剑”;剑宗却以“招式精妙,灵动变化”为主,讲究“剑路纵横,使招不使力”。

那么,究竟是“剑”优于“气”,还是“气”优于“剑”?这种意识形态之争,在金庸笔下的华山派里就掀起了一场血流成河的残酷内斗。剑气双方互相指责对方为邪门歪道,自己才是名门正宗,孰是孰非尚难决断,但同门师兄弟大开杀戒导致华山派元气大伤倒是事实。

足球流派之争和华山剑气之争体现了中国式的“二元哲学”。历史上的儒家和法家之争也是其中的经典例子。儒家主张“德治”,讲礼义廉耻,用道德来教化民众。法家主张用严刑峻法和权谋,批判儒家太迂腐,实际操作行不通。法家认为刀子拔出来就一定要见血,所以他们提出的治国方案很现实功利,但很管用。中国古代读书人往往一面读儒家《论语》,一面读法家《韩非子》,造成很多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伪君子。

儒家讲理想、讲道德、讲根本,是“气宗”;法家讲现实、讲功利、讲权术,是“剑宗”。如果套用在政治上,一个政党如果整天只讲理念、讲大原则、不注重龌龊的选举操盘技术,那么这种“气宗”型政党很快会在残酷的选举中被淘汰。

但另一方面,不讲理念、不讲原则、只看短期利益、讲究功利实用的“剑宗”型政党,纵使早期能呈一时威风,但迟早会因为内部聚集太多厚黑学的徒子徒孙,为了私利而不断出卖背叛耍阴谋,最终还是会完蛋。

全能足球兴起后,体力型和技术型球员的界限日益模糊,现代球员往往要攻守兼备才能在残酷赛事中生存。剑气合一,不但是足球员和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最高境界,也是政界人士所应期许的目标。

星洲日报/六日谭‧2010.06.21

1 comment:

stillwater said...

Fanstaticly written.

Actually even to master one also not easy..

Hope all can enjoy the world cup in peach. Politic nowadays need to go to another level..